“榻榻米”大桌子是家的“公共空间”

 

 家的正中央出现一张十叠的榻榻米大小,犹如地板的桌子,这是为了让家人能够更自由,更融洽的相处,所打造的“公共空间”家的正中央出现一张十叠的榻榻米大小,犹如地板的桌子,这是为了让家人能够更自由,更融洽的相处,所打造的“公共空间”

家的正中央出现一张十叠的榻榻米大小,犹如地板的桌子,这是为了让家人能够更自由,更融洽的相处,所打造的“公共空间”

              下图小朋友贴的位置就是大桌子,也是地板

   樱台住宅平面图

                           樱台住宅的大桌子   

外墙的镀铝锌钢板也漆上白色,光线不但能从天窗流泄下来,还能眺望天空,让这里看起来像是一处室外空间。桌子下方为收纳空间,连接孩童房与夫妇书房的“书桌”部分,可摆置私人物品和海报等。

外墙的镀铝锌钢板也漆上白色,光线不但能从天窗流泄下来,还能眺望天空,让这里看起来像是一处室外空间。桌子下方为收纳空间,连接孩童房与夫妇书房的“书桌”部分,可摆置私人物品和海报等。

    这个由年轻夫妇与两个学龄前的儿子所组成的四口之家,昵称他们每天待最久的地方为“桌子房间”。房子位于三十五年前开始兴建、呈格子状平房住宅区的一角,同为小学老师的屋主夫妇购地后,拆除原本的旧民宅,想盖栋属于自己的新家。他们希望除了有充足的工作空间外,还要有独立的孩童房。屋子外围留有三公尺宽的缓行地带,可做为庭院和停车场。但这么一来,就只有窗子附近的光线比较明亮,屋内中央则显得阴暗,予人闭塞之感,住起来感觉不是很舒服。于是负责设计的长谷川豪先生建议屋内中央设置一处面积约四平方公尺[约10叠榻榻米大]的空间,在此空间的上方,高达六公尺的天花板上开了个嵌着玻璃的天窗,挑高的四方形空间,里头摆了一张约70公分的桌子。与其说是桌子,不如说是垫高起来的地板。

   “因为屋主一家感情很好,所以希望新家不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空间,而且是个有所互动,自然感觉到彼此存在的地方,于是我提议设计一处明亮又挑高的房间。假设房间中央摆置一张桌子,成了。挑高的书房’,便成了一处宽敞的空间,而且既是桌子,又像是垫高起来的地板;既像中庭,又像客厅,一处像这样兼具多种用途,既是生活的重心,又具辅助功能的空间。此外,四平方公尺大的宽敞空间,就算全家人备据一方做自己的事,也不会彼此干扰。这种感觉好比坐在国会图书馆的大桌子旁,和陌生人面对面看书,或是坐在公园里,和忙里偷闲的上班族、老人家等备式各样的人共享一处空间。将这般公共空间的概念放进家居设计,也许能让空间的使用,或是对于家的想法,变得更自由。”

    在这里不光只是工作或念书,也可以在上头玩游戏。譬如,趁爸爸出差时,  “偷偷地”在桌上铺床,母子三人边眺望星空,边进入梦乡。  若是一般的“桌子”,躺在上面就有点奇怪了。不过只要想成是“地板”,就另当别论了。事实上,这张大桌子在结构方面,完全依地板的结构来做,因此就算大人在上头蹦蹦跳跳也不怕崩塌或损坏。

    “不只家人之间必须保有隐私,对外更是如此。若是从窗子可以看到隔壁人家,难免让人不太安心,这是因为室内室外落差太大。不过这处挑高的房间,几乎就像是一处室外空间。除了内侧墙上有开窗,外侧墙上也设计了大窗子,屋主夫妇坐在这里工作时,穿过对面的孩童房,便能看到屋外的景致。从这处像是室外般的开放空间,穿过房间,也能眺望外头景致的构想,不但能够确保隐私,也能享受开放的空间感。

为了不让住的人有闭居屋中之感,独立个室的设计手法确实颇为新颖。在住宅设计方面,独立个室的设计还有各种发挥的空间。不是要刻意标榜自己的设计意念和现今的住宅“有何不同”,而是“怎么样才能达到协调感”,以此为出发点所设计的住宅,才能让居住者住得更自然、更舒适。这是长谷川先生的“想法”。

 位于二楼的客厅,包括餐厅,是一处围着“桌子房间”的回廊空间。

位于二楼的客厅,包括餐厅,是一处围着“桌子房间”的回廊空间。

 

长谷川豪  建筑师

1 977年出生。曾供职于西泽大良建筑设计事务所,2005年成立长谷川豪建筑设计事务所。2007年以“林中住宅”荣获东京建筑师协会住宅建筑金牌,2008年又以这间“樱台之宅”荣获新建筑奖。

 

评论当前被关闭。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Green Hope Theme by Sivan & schiy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咨询电话:13925288315 粤ICP备11019425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