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开会、宴客的炕型大暖桌

丢弃家中所有家具后家里唯一的大型家具,

就是这张可用来开会、宴客

两叠榻榻米大的炕型大暖桌

PHOTO : KENCHI MORISAK

稻生一平 艺术指导

稻生一平 艺术指导

稻生一平先生与“大桌子”结缘已经超过四十年。命运的邂逅是在30年代初,当时稻生先生在百货公司瞥见一张出自乔治·中岛之手的餐桌。因为价钱实在超过负担,所以每次逛卖场时,稻生先生只能痴痴地望着它。“也许是因为每次经过都会在心中默念: ‘卖给我吧!’没想再过了半年,这张桌子还是没卖出去,于是在几番杀价后,终于用存了半年的积蓄买下这张桌子。从此不论吃饭,还是孩子们写功课、招待访客等,都是在这张桌子上进行。日积月累,这张桌子成了我们家的家族史。正因为是无垢材,就连桌面斑驳的痕迹也别具韵味。”

    另一方面,这套房子位于目黑大厦,也是稻生先生这四十多年来工作的地方。这栋大楼是当初大厦刚兴起时的代表作之一,稻生先生也是少数从竣工时就住在这里的“原住户”。原先这摆置了一组沙发和餐桌椅,算是装潢十分普通的住家,约莫十八年前,借由大厦全面翻修的机会,家具全面汰旧换新。

   “不管是咖啡桌还是餐桌椅,都只有单一用途,又占空间,越看越觉得碍眼。后来想想,若只摆一张大桌子的话,不管是聊天、开会还是宴客,都能一桌搞定,于是便付诸行动了。”  [笑]

    灵活运用日本传统技术,设计出许多商品和店铺,本身也是陶艺家的稻生先生,某天在工作上有往来的樱制作所那里,发现了一块十分厚实的木板。将木板切成一半厚[厚度也有五公分],再把两片拼起来就成了一块185cm×185cm的大木板,比两叠榻榻米还大一些。  “因为整栋大厦是将梁柱隐藏于天花板上的,因此可以避开梁柱,做一个炕型大暖桌,座位下方还可兼作收纳空间,暖炉采两段式设计,十分舒适。唯一的缺点就是大家围炉用餐时,桌子稍嫌大了点。”

    室内设计一向都是以平面构成为基准的,不管是拉门的门闩,还是壁橱门板上贴的和纸,全是配合桌子来设计的,唯有经过反复的构思,才能打造出一个舒适的家。

 所谓“充填法”是用同类木材切割下来的木片,填补木材凹洞与裂缝的技术,也是樱制作所的招牌秘技。  用蝶状的扒钉补强,可防止裂缝扩大。使用不同颜色的木材做为扒钉,别有一番趣味。  将处理好的木材在干燥的自然环境中曝晒一段时间后,就算反折也不会产生裂痕。
所谓“充填法”是用同类木材切割下来的木片,填补木材凹洞与裂缝的技术,也是樱制作所的招牌秘技。  用蝶状的扒钉补强,可防止裂缝扩大。使用不同颜色的木材做为扒钉,别有一番趣味。  将处理好的木材在干燥的自然环境中曝晒一段时间后,就算反折也不会产生裂痕。
 切成两片厚厚的木板拼在一起便完成了。 切成两片厚厚的木板拼在一起便完成了。

 稻生一平  艺术指导

现任古今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社长。除了担任和服布料专卖店“银座MOTOJI”的产销设计,本身也是陶艺家的稻生先生,在镰仓山拥有一座名为“山平窑”的窑厂,在陶艺界亦颇负盛名。

评论当前被关闭。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Green Hope Theme by Sivan & schiy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咨询电话:13925288315 粤ICP备11019425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