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子”是空间的中心,更是生活的焦点

边料理边吃的“半岛型厨房”

 如上图,边料理边吃的“半岛型厨房”。

请参用上图了解与下图椭圆形桌子的位置关系,新旧都是大桌子。

 

请参用上图了解与下图椭圆形桌子的位置关系,新旧都是大桌子。

 建筑师阿部勤先生的家是栋屋龄超过三十年的老房子。比起原先的作品名为“我的家”,内部陈设感更符合别名“有中心点的家”。包围房子最外层的是苍郁的树木,加上隐没于林间的混凝土外墙,整栋建筑物感觉像是一个混凝土制的盒子放进另一个盒子似的。结构上所谓的“中心点”,是指双层盒子正中央的空间。它构成了另一处中心点。

“空间创造大致分为‘包围’与‘覆盖’这两种手法。因为这栋房子是以木造屋檐覆盖两道混凝土墙,分为外部、中央空间、内部、墙与墙之间等;换句话说,就是以狭窄处、宽敞处、边角和包覆等形式,区隔出许多不同的空间。许多人的生活形态是以‘中心’为出发点往‘周边’扩展。就像传统日式住宅,起居间也会隔出壁龛之类让心情沉淀的地方,日常生活便是以此为中心往周边扩展的。这个家的‘中心位置’在一楼,只有客人来访时才使用,墙上挂着身为画家的老丈人所临摹的大幅油画。虽然是别具代表性的空间,但这里并非生活重心之所在,周遭空间才是平常主要活动的地方,餐桌便是最好的例子,这里无疑可以说是生活的重心。”

 旧的大桌子除了用来招待访客外,大部分时间都是作为工作桌。

旧的大桌子除了用来招待访客外,大部分时间都是作为工作桌。虽然二楼有间书房,但这里桌面大,使用起来比较方便。

从一楼的“中心位置”望出去,可以看见靠着西侧外墙摆置的大圆桌,从前全家人每天都围坐在这里用餐;不然就是阿部先生窝在这里整理书籍文件,孩子则在一旁写作业。家里养的小狗还会从墙上的长方形窗户探头进来,更增添一家相聚的乐趣。

“现在这处中心位置摆了一张桌子,家人团聚时再将桌子横摆,三人以墙当靠背,围着半圆形桌子而坐。这不单是一张桌子如何摆置的问题,而是以让大家都能面对中心位置而坐的方式,达到一种和谐的整体感。这种感觉很像小津安二郎的电影中,常出现剧中人物坐在海边或河堤,彼此眼神不交汇却亲密聊天的场景。

这个家有处两侧为墙壁包夹的回廊状空间,既是走廊、厨房,也是饭厅。不管是玄关,还是通往二楼的走廊,都在这处空间里。相较于出入频繁的回廊,中心位置显得益发寂静,自然而然便成了一处静谧的空间。让这里成为一处“静态中心”。至于“动态中心”,也就是日常生活的动线,就像以椭圆为基准的两个焦点般,成了一处眺望“静态中心”的地方。借由这两处中心的互补作用,生活变得更多彩多姿。

阿部夫人过世,儿子也长大独立后,现在只有阿部先生一人,三餐大多是在笑称“懒人厨房”——连接半岛型厨房的桌子上解决。

“内人过世后,我便将这里改装成坐在装了小脚轮的凳子上,也能煮东西、洗碗,非常方便的‘男人厨房’。  [笑]

不但可以在这里边煮边吃,朋友来访时,也可以四人同桌共食。果然用餐的地方是最有向心力的地方,是一处生活的重心。

随着岁月流逝,这座宅邸愈显示出成熟魅力,  “这是栋屋龄超过二十五年,长期对地方环境有所贡献,耐风雪又保有美丽风貌,向社会传达建筑意义的建筑物。”  它博得这般好评,并于2004年荣获日本建筑家协会二十五年大奖。

 从门半开的阳台可瞥见中心位置。依看的角度不同、门的开阖,所看到的室内光景也不一样。

从门半开的阳台可瞥见中心位置。依看的角度不同、门的开阖,所看到的室内光景也不一样。

  阿部先生的书房里随意散放着各种物品、古董和杂货。后面还摆了张用来午后小憩的沙发床。

  阿部先生的书房里随意散放着各种物品、古董和杂货。后面还摆了张用来午后小憩的沙发床。

 

阿部勤  建筑师

生于1936年。任职于坂仓准三建筑研究所时,曾派任至泰国一段时间。十分喜爱户外生活空间的舒适感,这点也影响了他日后的创作。1984年成立artec建筑事务所。著作有手绘自宅的绘本《有中心点的家》。

评论当前被关闭。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Green Hope Theme by Sivan & schiy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咨询电话:13925288315 粤ICP备11019425号-17